伽蓝  

返回   伽蓝 > 艺术分坛 > 触进社

触进社: 深圳艺术活动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02-10-21, 00:00   第 1 楼
U~~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11
声望: 25 U~~
注册日期: 2002-09-28
微笑 在泉州的第二个瞬间



下午的时候天突然阴了。
我刚从通政巷出来。站在中山中路看美女。

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他姓蔡名浅。字资深。在名字里很中国的把玩着易理的相生相克。以期运筹中的平衡。
听说这个人家里的房子不错。
于是决定去看看。

没想到费了很多周章。和泉州蜚声海外的木偶一样。这个在网上和一些所谓文人笔下非同凡响的大厝。在泉州百姓的印象里却了无痕迹。我先后问了麦当劳的领班。路人。警察。摩托仔。泉州文化宫几乎是最老的老人。仍毫无结果。
CC说:怎么我们每次去的地方当地人都不知道。

最后还是问了一个电视台的朋友。才打听到了蔡氏大厝的确切地址。
难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原来它坐落在泉州市附近一个叫官桥的小镇。在小巴上眯了一觉。路口转搭摩托车。风冷飕飕的掠过两侧最普通的中国公路景致。贴瓷砖的农民房。蓝色玻璃幕墙的废弃银行。衣服满是英文的孩子牵着牛。路外是远树如芥的田野。苍翠而寻常。

一个大牌子。孤零零的矗在路边。黑压压的画了很多耸肩翘檐的房子。不知用的什么颜料。风淋日晒的掉了色。看去倒比真房子还旧。上面写着蔡氏民居古建筑群。
哪呢?我坐在车上茫然四顾。摩托仔说。还没到呢。

现在到了吗?
下了车。我看着眼前的一堵短墙发晕。很普通的砖墙。旁边开了个小门。不,连门都没有。只是个入口罢了。我想想蔡资深的前清官衔。以及狮城富商的亿万家产。有点迷惑。转到门口小房子。里面黑黑的坐了几个老头。我问。要买票吗?靠窗的老爷子戴着一副酒瓶底的眼镜。好象比我还迷茫。他缓缓的扭过头去。和屋内几个袖手停止交谈的老头交换了一下眼神。取出一个小本本伸出两个黄黑的手指说:20。

我不喜欢游客这个词。它让我的出现浮于事外。我厌恶在一面小黄旗的带领下被带至某一人多嘈杂的去处拍照留念。浮光掠影的走马观花。但走在别人家里我发现我其实是什么都没看到。这真让人沮丧。

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院落。时近薄暮。院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游人。我站在青石条铺出的空旷庭院中央。没有任何生活杂物。空的不像有人居住。蔡资深建造的房子象一个压扁的隶书字体。冷然墩在对面。

我花了30秒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觉的冷。
这里又大又空。天色渐晚。有人安静的打麻将。天光泠泠从天井中泻下。植物修剪出有教养的样子。两条金鱼在蔡资深年代救火储水的大缸里不问世事的悠游。老屋子幽暗着。沉寂着。象院子里有着漂亮雕花的八角井。沉默不语。
很多旧时的物事仍使用着。木制的脸盆架。镜子仍可转动自如。棱角磨灭了。显出久远的光泽。

不远处有个突兀的石头桌子。四周的石头凳子相连着。两个女人坐着拉家常。看我们走过。很友好的说:你好。哪里来的?我们停下来。不知是第几代的蔡家小姐笑盈盈的问:看过梳妆楼了吗?
没有。我们老实的回答。
她顿时无声的笑起来。说:要不要帮你们讲解一下呢?还有书房和办公室看了吗?

这里据说是99年被开发出来的。虽然很少人来。但两年不算一个很短的时间。已足够改变仍住在祖屋里足不出村的蔡氏子孙。何况他们祖上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看来龙生龙是不错的。只是后代做了自己屋子的导游。当年的蔡老先生不知道有没有料到。

“相传在蔡资深创业初期。有个算命先生说。如果蔡氏要有大的发展。必要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停。蔡资深想来想去就只有盖房子了。于是他就一边赚钱一边盖房子。盖了50多年。一直盖到辞世。给后人留下了这座独具特色的闽南风格住宅群。”

蔡家小姐笑容可鞠的用书面化的语言在我们前面侃侃而谈。忽而让我们伫足看门旁边的石雕。忽而仰首唤我们看屋顶的麒麟。带着我们登堂入室。穿过在堂屋吃饭的亲戚。愉快的打招呼。随手抱起一个孩子。一边逗弄着一边指点我们看这看那。

我们随着她的指点发出惊叹。这种地方倒确实需要有人指引才能看出被湮灭的好。有很多被我们一开始漏掉的东西现在象金子一样的发出光来。书房的窗扇用宽约6mm的窄小木片拼出复杂的图案。而从侧面看去。竟然还有字显现出来。地上铺着从南洋运来的花瓷砖。周遭都破败了。只有它们还兀自绚烂着开出盛世的花。

我们跟着蔡小姐七拐八绕的。转到一个所在。在剥落的门扇前。她并不开门。说:在这里还有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呢。我们精神一振。说好好。怎么回事呢?她神秘的笑而不答。转身道:跟我来。

这是一个很小的院子。一栋相对**的小楼。在围墙内深锁着。
蔡小姐讲道。话说当年有个大财主。看上了蔡资深刚中了状元的侄子吴鲁。意欲将自己的大小姐许配给他为妻。蔡资深为了表示对这门亲事的重视。特意建了这座梳妆楼送给自己未来的侄媳妇。谁知那家小姐福浅命薄。出嫁前夕大病一场。竟一命呜呼了。临撒手西去之时。为了不负婚约。就央求表妹代自己出嫁。于是海珠表妹即禀命代姐出阁。谁承想造化弄人。好景不长。婚后不久。新郎官吴鲁也一病不起。未几也随那未过门的前妻去了。只可怜新嫁娘海珠表妹。18岁的花样年华。生生守着两块灵牌。从此在这梳妆楼上门也不出。楼也不下。就此守寡终其一生。

就这样?
我站在梳妆楼的小回廊上看雕花。阳光在驳漆的红柱子上落寞的缓缓移动。
没了?
没了。她真的没下过楼。不信你看。都有厕所的。其他房里再好也没这样的呀。新蔡小姐一脸神往。
我探头看了看。非常狭小的一个小空间。两块砖石。一个圆圆的洞深不见底的散发出凡俗的气味。

想不出海珠表妹在这个带厕所的一房一厅里是如何打发时光的。这里实在太小了。我站在屋角想。就是想踢个毽子都很难转身。18岁。还是个孩子呢。
没有海珠的任何东西。她的闺房紧锁着。西落的阳光里漾着淡金的粉尘。一瞬间我突然怀疑海珠表妹的存在。也许她早就死了。也许她早就爬树溜出去了。(就象呼啸山庄里的凯瑟琳・恩萧一样)
一楼的厨房。二楼的厕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过是为了给大家族一个守贞的名节。成全大家忠孝节义的英雄幻想。
不然就只有一个结果。海珠表妹早就疯掉了。心如死灰。跟植物人一样。

墙上还有当年吴鲁状元的真迹。很中规中距的字。想来这人应也是老实的。
假如真如新蔡小姐所说。唯一显然的是爱情的不存在。而假如这是浪漫的话。浪漫简直灭绝人性的令人发指。
怎么她会说这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呢?
我们的蔡导游避开我的问题。指着墙上的字说。你看保护的多好呀。xxx来的时候还建议我们把这些东西都用玻璃罩起来呢。

我们下得楼来。看到门上果然有大大的守贞二字。漆成白色。和其他的朱漆共同斑驳着。混淆在一起。就象失了势的权威。不得不显出衰败的气色。

又看了蔡资深三弟的屋子。四弟的厅堂。
清代的廊檐。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的标语。几年前扯的电话线。济济一堂的交织着。

站在我们来时的小门旁我们给了新蔡小姐20块钱的导游费。并在她的指引下坐上了一个新蔡公子的摩托车。
发动机一声轰鸣。我们绝尘而去。蔡氏大厝立刻被远远的抛至身后。




__________________
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10-22, 00:00   第 2 楼
左岸咖啡
咖啡馆
 
左岸咖啡 的头像
 
帖子: 181
声望: 93 左岸咖啡
来自: 咖啡馆
注册日期: 2002-09-14
发送 MSN 消息给 左岸咖啡
微笑

写的太好了,
让人忽然想起梅溪牌坊,
不过这与那是截然不相干的地方。
同时牌坊却是不同命运,
瞻仰起来的心情也不会这样抑郁。
__________________
用我的目光,温暖你的眼睛。
左岸咖啡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10-22, 00:00   第 3 楼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16
声望: 22 岸
注册日期: 2002-09-13
一向不喜欢陈的深宅大院内发出的阴冷的腐气,
象是许多怨言,
绕的心神不宁
岸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10-22, 00:00   第 4 楼
无氧呼吸
星星之火
 
无氧呼吸 的头像
 
帖子: 1,100
声望: 959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无氧呼吸
注册日期: 2002-09-28
生气

哎~~
U~~写的游记太好拉,特别温和静气地一处处浏览过去,该停下来细细摩挲的也决不怕错失时间。
我每次跟U~逛街,都有这样的体会,同样的店铺,怎么我就两手空空,她却盆满钵也满。

将来U~老了,可以和我结伴一起坐在树荫下写所有能记起来的事~
呵呵,这是我的终极理想,欢迎未来的孤僻老头老太来报名~~~
__________________
象永不出生的婴儿
他没有忧伤的哭泣
无意于幸福的甜睡
还有,拒绝爱的陌视
他的眼里没有美丽
无氧呼吸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11-06, 00:00   第 5 楼
U~~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11
声望: 25 U~~
注册日期: 2002-09-28
恩我们老了穿粉色系毛衫坐在树下剥毛豆下跳棋看最新最新的漫画书
__________________
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3:41.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21, vBulletin Solution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