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  

返回   伽蓝 > 文字分坛 > 文字精华

文字精华: 这个只是按照不确定标准整理出来,方便大家阅读的地方。欢迎回复,禁止新开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04-12-13, 22:23   第 1 楼
沈文婷
闲逛呢
 
帖子: 58
声望: 204 沈文婷 沈文婷 沈文婷
注册日期: 2004-01-10
默认 短生

雷究竟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是一瞬间。
在他离开我的第四十二天,在他安家的城市街头,我四顾人群,不能抑制的这样想。

1
最初,雷是我的一个读者。和很多网络里的感性男女一样,喜欢在一个人的深夜里阅读来自我内心深处的叹息。我的孤独无声地透过屏幕去,他的寂寞便也一点点地反射到眼前来。
他称我沈,他说我是柔软的,他赞赏我为哎呀呀,他奇怪我怎么能写出那么多看来凛冽的文字。
我笑,仿佛在看一个孩子卖力而又实属笨拙的表演。每天都在看与听这些雷同的话,我在等待特别。我希望有人能说出一句击中我的话。无论是谁,无论是怎样的话;只要,可以,击中,我。
因为是冬天,又因为我极其怕冷。除却非写不可的文字,我很少在网络里留下痕迹。即使整夜整夜的挂着,也仅仅是挂着而已。又或者,于黑暗里握了一杯热茶,就着那些读者的品评一同饮到天亮。
他渐渐摸透了我的习惯,总在令人困顿的午夜跑上来逗趣,然后再好言的劝了我去睡。那么冷的冬夜,由此让我觉得有了一点早春的暖。
一次网络坏掉后,他要,我便给了手机号码。他说,网络坏掉的那一刻,我很想给沈发一个短消息,却发现自己没有她的号码。
我把电话拨过去,我说,其实人和人的交往还有很多的方法。

2
冬天快结束的一个晚上,他的形象开始出现在我的梦里。
那天晚上,我们聊光了他及他同事的两张IP卡,但仍意犹未尽。我说,现在换我打给你吧。他不同意,他说他不舍得让我打长途,于是一个人跑到街上去找夜售店。
半个小时后,他发来消息:所有的店铺都睡了,我在萧索的街上,想念一个叫沈的女子。
我的眼前突然就有了一个身影,一个男子高高大大的身影。他在为我找寻着,我便因了他的找寻而感觉自己找到了。
我要一个男人肯为我,就象现在这般。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个为我的男子不是我的。彼时,他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正经历着一场糟糕的爱情。而我也沦陷在一场没有未来的网恋里面抽身不得。我跟他说,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愿意做你的听众,随时。

3
很早以前,他曾问过我,沈对生活的欲望是怎样的?
一个我爱并懂我的男人、一栋干净且温暖的房子、有书可以读、有文字可以写,足够。
于是他就说,做完这个工程我会在上海租一个小公寓,沈可以住进来,每天披散着长发在电脑前写字;我下班后就一起去外滩散步;如果遇到雨夜,那就在家里倾谈到天亮。
其实并不确定自己对这个男子的情感,只是知道我不能抗拒这种温暖的生活。我们都是要的不多的人。或许就因为欲望太少,所以总是更难以达标。孤独应运而生,我们就倍加地需要陪伴。哪怕很远,哪怕很陌生。
我决定以此为由,诱惑自己离开绝望的爱情。
我的生活开始变的很规律。上班,下班,读书,写字,不再赴各种大小约会,但一定会很准时地在二十一时半接听一通或长或段的电话。我的个性开始变的更乖张。预谋着离开长满亲情的家,同时策划另一个盛开温暖的家。
所有的人都在奇怪,为什么我要放弃稳定的工作?为什么我的方向是最不喜欢的那个城市?我笑着看他们的问题,从不解释。我的耳朵里充满了命令。他说沈不要去那个论坛了,他说沈不要在文字里写我,他说沈不该再做这个工作了,他说沈和我去上海吧。我一一答应下来。

4
后来,我们频繁地说起势必发生的见面。身为一个喜欢写故事的女子,我总是很热衷于幻想即将来临的未知。大到一个场景,小到一下垂睑,我们谈起多少次,我就幻想出了多少画面。而他最常说的就是,沈,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笑着去见你。
差不多蹉跎了五个月,终于在大连见了。
所有杜撰好的情节一个都没有上演。
出租车停在宾馆门前,他先拉开门,让我下来,然后去接司机手中的行李箱。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上去吧。我就跟在他的后面亦步亦趋。其实心里是有一种冲动在的,想拽了他的衣襟在手里,没有缘由的,我隐隐觉得这个男子会突然不见。
他给我订的房间里有一个小小的露台。他说,你一会儿可以在这里看着我离开。周五,晌午,他当然还是要回到单位去上班的。可是我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在他一步一步退出房间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先模糊起来。为此,他三进三出,最后紧紧地抱了我。我还会回来的,很快。
傍晚,我去接他下班,回途里刚好可以逗留在中山广场上散步。我在大连工作的时候,就住在附近,常常一个人到这里来消磨将黑的夜晚,因此那些形形色色的集体舞蹈我并不陌生。我对他说,你必须站在我的背后,不看到我脸上的笑,才能更好的感觉我婀娜的身姿。但事实是我怎么也忍不住地要笑,直直地笑到自己蹲在地上不能起来。
那个德国长大的广东男人用蹩脚的中文在电话里对我说:我给妈妈看过你的照片了,她很满意。我们都希望你能学好德文,早点到这里来。我捂住话筒,轻声的问雷,嫁到德国好不好?他耸耸肩膀,听起来不错。我离开他,跑到远一点的地方讲电话。我对那人说,真抱歉,我是只能在中国才能生存下去的人,我不想出国。那边便说,你可以来看看,真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国。
我站回到雷的对面,他笑笑的问,我是不是该恭喜某个人呢?我说,是。他再问,真的?我说,真的。我没有把自己嫁到那么远,这是件值得恭喜的事。他遥遥的伸了手过来,一遍一遍抚我顺滑的发,沈是如此可爱的女子,沈是如此的好。

5
第一夜,房间是空的。我把自己陷进有弧形靠背的软椅里面,他则并坐在我右侧的地毯上,我们如此模样在露台上聊了个通宵。说过的那些话题早已模糊的面目全非,还记得的是那晚的月亮,悬挂在高楼竖起的井口中央,又幸福又寂寞。象那一夜他带给我的感觉。
第二天,我们去吃麻辣烫。是以前我最喜欢吃的那家。很远的地方,很小的店面,但两个人吃的很高兴。然后返回宾馆,从午后一直睡到次日清晨。
第三天,我们徒步而行。一同去看望他曾经读书、我曾经工作过的城市里那些被我们分行过的街区。最后一站,是我们都眷恋的地方――星海广场。
暮色的天空,夕阳与月亮同在。他把我抱上雕满镂空花纹的栏杆,并用自己的身体为我做靠背,我们就那么安静的依偎着看海听浪。我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也有潮涨,然后就有一些歌声轻溢出来。一首又一首,都是读书的时候,校园里的流行。
他说,和沈在一起,没有压力,美好如斯。
我跳下栏杆,跑向海,选了一块干爽的石头坐下来。他一步一步跟上来,沈看起来象失恋的小女生。我低下头,再抬起来,风吹开我的长发,脸上都是泪。
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我说,没事。面对青春即将散场的我们注定都有落寞情结。会在某个时刻觉得自己是不被世界理解的,任是谁也都无法闯入,孤独瞬间蔓延开来,在心里满成原始森林里的枝桠,拼命地伸展却永远看不见太阳、月亮,甚至星光。
他拥了我在怀里,传递给我臂膀的力量。
我把泪水留在他的胸前,我说,谢谢你,雷。

6
第四天,周一。大连大雨。
八点,他去上班。十四点,我去北京。
中间的六个小时里,他不断地给我打电话。怕我闷,怕我寂寞,怕我忧伤,也怕我哭。笑话说完了,思念讲完了,他就一次一次重复地给我蓝图:元旦后他会在上海找个工作,春节后我就可以去定居。两个人一起开始新的生活。情况稳定的时候,我们,结婚。
他说这些,我也一一答应下来。我知道每个人在这个社会里生存都会有压力,而他还愿意承担我的重量,该是多么的不容易。他对我的关心超过了我对自己的怜惜,我觉得很幸福。
他问我,你就没啥和我说的么?
我说有。你要每天都给我至少一个短消息,每周至少一个电话。你要好好的替我照顾好自己,然后乖乖地等我去上海。
最后为他做的一件事情是在钱夹里找一张崭新的钞票出来,仔细地折叠成心的形状,藏在他的相机包里。我习惯给生命中特别的人留这样一颗心。如此,我会觉得我们是始终在一起的。
雨不停,飞机也不停。我在空中穿过的时候,心里面艳阳高照。我一向对海空航运充满恐惧,现在,却觉得安全无比。恋爱的力量,真神奇。
接机的人,是我的男性朋友。雷曾担心地问,会不会这一接,就接出一场艳遇出来?我拿了杯子,注满可乐,然后给他一瓶鲜橙多。如果你不觉得难喝,大可以将杯子弄的满满的。
见了朋友,我们在机场的人群里拥抱彼此。我在他的耳边说,幸好,你的女朋友,我的男朋友都不在。他摸摸我的额头,小丫头发烧了吧?我傻傻的笑。
给雷发了消息过去,告诉他我已经安全到达。我还说,艳遇没有发生,对方太老了。朋友笑我小女子气。我反驳道,爱情里面,安全第一。我希望有个男人给我安全感,并希望自己也能给他等同的感觉。
被牵着手,我就会觉得很安全。但是我不知道他需要怎样的安全。我在文字里赤裸想念的苦与甜,我告诉所有的人,我在恋爱。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缩进他的世界,成为我的唯一。

7
两座遥远的城市,两部同款的电话。我对他说,人和人之间的关联是多么奇妙的事情。为什么就是我们遇到了?为什么一定要现在才遇到?遇到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遇到跟上来?他在那边笑了,你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呢?
我一板一眼的解释,中国老话说,嫌货才是买货人;我是选中你所以才要问问你。
其实,不是什么都问的,我也有不问的问题。我的不问,是他的过去。我希望他遇到我,记忆里就再没有一丝丝隐晦的色彩。
但是,我的力量是这么微弱。三十六个小时的短信与电话不停不停地拨过去,还是触摸不到他的回应。我知道,一些事情正在发生,他就要离我而去了。
每天的每天,只要路过报刊亭,我就买上一张手机充值卡。我想,他再来电话时一定要讲很久的,我必须做足够的储备。
最后一次长途电话里,真的就是一直在听他说。事关他与另外一个女人长达七年的幸福爱情与无奈婚姻。说他离开她时的绝望与痛苦,说他知道她要再婚时的伤心与悲凉。他呜咽着说给我听,我便流着泪听完这个故事。末了,他问我,我该怎么办?
我努力的让声音听来顺畅。我对他说,你们的经历印证了一句歌词:相爱容易相守难。尝试着淡化自己的感觉,多替对方体会一下,沟通就不再那么难。我知道你该怎么办,但我不能说,因为说了,我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只建议你找她好好谈谈,解铃还需系铃人,谈过,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挂断电话,我发消息给他:现在的我,没有了安全感;所以你必须给我五千块,如果你决定了和她在一起。三天为限,然后请记得这失而复得的幸福是买来的,要珍惜。
两天半后,他回过消息:已经给你打过三千块,你查收吧,余下的回上海后寄给你。她肯回头的那一刻,我欣喜若狂。以后我们不要联络了。

8
那张接受过他的金钱的银行卡被我遗弃在提款机里。没有查款,也没有提现,我只是把它送到了它该去的地方。此生,雷是否全额购买了他的爱情于我便是个谜。这样的谜,可以安慰我的难过,满足我的自欺欺人。我需要。
删除了手机里的信息,删除了电脑里的邮件。我把记忆打扫了又打扫,一切看起来就象是他根本没有来过。可是,每天的傍晚,一个人背对夕阳的路上,我还是会不可救药的想起他。
这个执意要与我在一起却又绝尘而去的男人,他曾给过我最为稳妥的安全感,然后又拿走了它。留给我的,只是一个问号――我该怎么办?
一切,如此突然,我真的不知所措。或许可以依赖时间,要么弥补如初,要么破碎至终。

此帖于 2004-12-14 20:28 被 沈文婷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
你以为她消失了,其实她始终存在。
沈文婷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4, 01:20   第 2 楼
哎呀
超级斑竹
 
哎呀 的头像
 
帖子: 10,060
声望: 3561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注册日期: 2002-09-04
发送 MSN 消息给 哎呀
默认 回复: 短生

难过。。。
为什么好女子都得不到好的爱情。。。
__________________
What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哎呀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4, 11:47   第 3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短生

慰问你,沈文婷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4, 17:07   第 4 楼
emilyxu
如影相随
 
帖子: 13,128
声望: 7474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注册日期: 2001-09-07
默认 回复: 短生

上海,大连,雷,猜一个人名
emilyx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5, 02:04   第 5 楼
哎呀
超级斑竹
 
哎呀 的头像
 
帖子: 10,060
声望: 3561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注册日期: 2002-09-04
发送 MSN 消息给 哎呀
默认 回复: 短生

si lin ...
__________________
What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哎呀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5, 17:04   第 6 楼
emilyxu
如影相随
 
帖子: 13,128
声望: 7474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注册日期: 2001-09-07
默认 回复: 短生

有时候,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直觉,女人总是喜欢生活在自己和别人编织的话语里,有时候是真的,但是,有时候那些话,你回过头来想,是很可笑的
emilyx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5, 17:11   第 7 楼
楚枫
站长
 
楚枫 的头像
 
帖子: 6,074
声望: 4221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来自: Left brain & Right ventricles
注册日期: 2002-01-30
发送 ICQ 消息给 楚枫 发送 MSN 消息给 楚枫
默认 回复: 短生

本故事纯属真实,如有“雷”同,勿要遐想~
__________________
不是有光就会有希望,
不是有希望就会有力量,
奇迹也不过是徒然,
不变的只有那淡淡的,淡淡的忧伤...
楚枫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5, 17:24   第 8 楼
emilyxu
如影相随
 
帖子: 13,128
声望: 7474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注册日期: 2001-09-07
默认 回复: 短生

要真是真的,我就不八卦了,汗
emilyx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5, 21:35   第 9 楼
沈文婷
闲逛呢
 
帖子: 58
声望: 204 沈文婷 沈文婷 沈文婷
注册日期: 2004-01-10
默认 回复: 短生

假做真时真亦假

我还是喜欢凭感觉去爱的女子
__________________
你以为她消失了,其实她始终存在。
沈文婷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6, 15:41   第 10 楼
emilyxu
如影相随
 
帖子: 13,128
声望: 7474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emilyxu
注册日期: 2001-09-07
默认 回复: 短生

受伤的时候,也只有自己知道
emilyxu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6, 16:00   第 11 楼
小红艳
及朱
 
小红艳 的头像
 
帖子: 1,973
声望: 1627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注册日期: 2003-03-05
默认 回复: 短生

引用:
作者: 哎呀
si lin ...
哎呀,你不是在说那两个字吧……
__________________
我憋
小红艳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6, 17:24   第 12 楼
小红艳
及朱
 
小红艳 的头像
 
帖子: 1,973
声望: 1627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注册日期: 2003-03-05
默认 回复: 短生

汗,你在北京……
__________________
我憋
小红艳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7, 03:41   第 13 楼
哎呀
超级斑竹
 
哎呀 的头像
 
帖子: 10,060
声望: 3561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哎呀
注册日期: 2002-09-04
发送 MSN 消息给 哎呀
呲牙 回复: 短生

引用:
作者: 小红艳
哎呀,你不是在说那两个字吧……
呵呵,我在猜emm的谜~~~
__________________
What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哎呀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7, 10:38   第 14 楼
沈文婷
闲逛呢
 
帖子: 58
声望: 204 沈文婷 沈文婷 沈文婷
注册日期: 2004-01-10
默认 回复: 短生

呵呵,都不必猜了,一如楚枫说的那样:本故事纯属真实,如有“雷”同便是巧合了。
__________________
你以为她消失了,其实她始终存在。
沈文婷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4-12-18, 20:26   第 15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短生

转贴:
发表: 2004-12-14 09:26:587
非常仔细地看过了
爱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便是如此
前一个“十年”已远
这一个“十年”又在眼前

  回到办公厅阔别一年多的办公室,案上依旧放着走时的文件,日期是2003年10月10日,现在早起的阳光正斜射过我的窗子,抬起头,微微眯着眼。
  我想起关于沈的记忆以及沈的爱情,沈是活在爱情里的人,于她,是幸福还是不幸?无非是关于梦想和现实的问题,人的问题,是与不是,交给上帝好了,省得他又在那里侧头笑我。你说呢,老头儿?
  但我为沈担心着,这世界总是厚此薄彼,沈总是能获得爱情、遇到极爱她的人,但沈没有获得幸福,因为我的理解幸福不是一次次的相遇邂逅,不是一次次的相逢离别风花雪月,幸福是一种设身处地的生活,最日常的生活。
  沈如三毛,在我们的世界以外,我们倾听分享她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传奇爱情故事,我羡慕她,羡慕她为爱情为理想付之一切,但我真怕有一天她的故事枯了。
  我更希望沈是一个平常甚至凡俗的女子,我更希望看到的不是她动人的爱情故事,而是她结了婚、生了子、有一个不帅气不漂亮的男人小心地呵护着。
  沈注定是生活在别处了,或者这么多年这所有的一切便是最适合她的幸福生活,我笑我多虑了。阳光已变白,我微微起身,将案上的文件丢进废纸堆,将昨日的茶倒进窗台上金边龙舌兰的花盆中,然后轻轻地唱起《十年》。

[本文由 北京往事今夜论坛 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6:21.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21, vBulletin Solution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