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  

返回   伽蓝 > 文字分坛 > 文字精华

文字精华: 这个只是按照不确定标准整理出来,方便大家阅读的地方。欢迎回复,禁止新开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02-07-27, 00:00   第 1 楼
梅布衣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29
声望: 68 梅布衣
注册日期: 2001-09-06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秋夜闲谈
  一
南方的秋虽来的迟,可是一入夜,却是凉意入骨了。回到梅镇,远离了人事,可寂寞并未遗失,野草般疯长,如毒蛇咬噬着瘦瘠的魂灵。本想回到故乡寻一些休憩与慰籍,然而这慰籍是这样的虚幻,无真实的意味。
  我想该出去走走了。
  窄窄的青石板街,中间一道经年久月人力车压过的凹槽。夜很静,黯淡的月光,如妻那慵倦蜡黄的脸。屋顶有猫在叫春,声音在静夜里也是幽怨而无力。临街的谁家窗户里,传来女人低低的梦呓。在梦呓中追忆逝去的青春?还是迷惑当初那梦魂牵引贼贼的小男人,如何就成了身边这只知醉酒沉睡的蛮汉子?!这就是遍布童年足迹的故乡小镇,就是那记忆中慵穆古朴的石板小街。自从我少年时离开了故乡,这小镇便成了心中唯一可以安妥灵魂的地方。在都市里过久了精致的生活,常怀念梅镇的古朴。我常想生命中的大美丽是藏于古朴中的。记得儿时的夜晚,石板街那一头的场坪上,常会燃起一堆篝火。聚集了十几条汉子演罗汉灯的。皆精赤了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红腰带扎起了马裤,层层叠起了罗汉。走在最下面的,一定是方圆几里最精壮的汉子。颤巍巍的叠罗汉。绕着场子走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围观的女人们的心也跟着跳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场景常出现在我都市夜里的梦中。每每醒来便落寞异常。终于在一次落寞后,摈弃了一切,回到了梅镇。然而小镇依旧,心却依然不得安宁。记得百年前的先生曾经说过:回忆虽使人感到寂寞,却总能给人以慰籍。然而慰籍也只能靠回忆,也只能在回忆中而已。
  远远乌黑的江边燃起几堆孤零的野火。我忽然醒悟,已是阴历七月的鬼节了。梅镇人都要在这一天的夜晚,烧纸钱祭奠先辈的亡灵和路过的孤魂。冷清的江风吹起燃纸的灰烬,在暗夜的江边飘零,似一群幽灵诡异的舞。没有人说话,只有江风掠过的声音。我想,每堆野火的旁边都守侯着一个沉默虔诚的男人。是否在这一刻,已做了父亲的他们,才想起了他们的父亲和他们父亲的父亲,而心里有了一些唏嘘与感伤。
  一个人离开了,一定是去了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是另外一个遗失的人间。他们在那遥远的国度,冷眼打量着他们的子孙,是如何延续着他们的生命,如何继承与摈弃了他们的精神。
  只有在死寂的暗夜,才能看清那模糊失落的国度。
  二
回来时,妻已睡去。点燃一根烟,指缝间升起袅娜的青尘,似幻境中女子灵动的身姿。幻觉是热恋时的妻。然而短短的几年,跟随我的奔波,这样的譬喻用于伊身已是一种残忍。窗外的树上,有夜鸟惊起的声音,更是平添了一种空寂。
  我开始读史。
  少年时,读了很多书。然而有一天,我忽然感到意兴索然。什么诗词歌赋、相卜佛典,都失去了意味。我开始读史,只读《史记》。在我的印象中,魏晋以后的中国,已经长长久久地失落了它的精髓。没有了个性张扬的传奇人物。偶尔出现几位英雄,做出一些轰烈的业绩,然而英雄本人却总是背负了太多的束缚,或为忠,或为权。很少是作为一个活生生人的本身而做出壮举。岳武穆神勇大略可谓极至矣,然而十二道金牌终使其断送大好战绩,挥泪南下。他忘记了他断送的成果是多少弟兄的枯枯白骨堆积而成,他这一走,何颜面对战死九泉的弟兄?或许他想过,但他无力勘破忠义的羁绊。一个忠臣,却不是一个人性的英雄。也许不能对古人寄予太多,这是时代的限制。然而我总以为魏晋以后的中国,人性被坚固的压抑在忠义礼信的束缚下。没有单纯为友谊、为情爱这些基本人性方面的因素,而做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没有这些,再光芒四射的英雄也黯淡了其作为人的人格魅力;再鼎盛的王朝,也因为没有个性张扬的英雄人物,而冷淡了它的光辉。
  一个民族的精神,若丧失了个人真实情感与魅力,而一味的追求作为事的丰功伟绩,终究是一种失落的文明。即时影响深远如大唐王朝也如是。那以后的中国,只是一些脸谱化的忠良,和退化懦弱健忘的民众。
  岳武穆时是这样,文天祥时是这样,明末的袁崇焕时也是这样。甚至到了百年前的鲁迅时,也只是一个漠然的围观外邦砍杀自己同胞的民族而已。真是一种怅然的失落。
  然而魏晋以前,却是不同的景象。春秋战国,两汉魏晋,众多王相侠隐演绎的风风雨雨,虽无可歌可泣之处,却都个性鲜然、血肉分明。为知己,为红颜,为信仰。没有无关人性的理想,即时权谋也是那样的光明磊落。中华文明在远远的几千年前,便已绽放成一朵奇葩。
  谁都不可否认,深长的中国历史只是一部男人的历史。虽偶有吕雉的权势熏天,有武椎目涨熬后。然只不过是这部长长历史中新鲜的点缀。灿烂之后随即枯萎。先古中,有两位人物一直让人颇多感慨。他们的性格千百年来,一直概括了两种主流的人群。直至今日,仍然给人以深远的影响。
  他们是项羽和刘邦。
  三
楚汉争霸的故事,千百年来,已经根深蒂固的影响了每一个国人。即时深山中一目不识丁的老叟,兴致来了,也能说一段鲜为人知的传说。其实影响深远的倒不是楚汉相争这样的一个故事,这样的故事每朝每代都层出不穷。值得玩味的是两位主角鲜然有别的性格。至今的男人中还时时隐露出他们的影子。
  项羽少年,《史记》是这样记述的:“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个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之也!’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
  短短数语,司马迁的传神妙笔已勾画出一位力能扛鼎、胸襟远大的英雄少年。项羽二十四岁,独身斩杀会稽守令,起兵。立楚怀王,杀上将军宋义,破釜沉舟击秦军。救巨鹿时,面对秦军的虎狼之师,诸侯兵皆不敢战,作壁上观。独羽迎战,军士无不以一当十,呼声振天,各路诸侯视之无不人人惴恐。见项羽时,膝行而前,莫敢仰视。挥无敌之师定天下,自立为西楚霸王,封刘邦为汉王,何等意气风发与气魄。而刘邦,市井无赖之徒,手无缚鸡之力,起兵后,也多败绩。甚至楚汉相争时,也几乎无战不败。然而最后却逼的项羽这盖世英雄乌江自刎。虽有种种现实的因素,但从成败反观二人性格,大有值得玩味的地方。
  史载,刘邦为泗水亭长时,徭役到咸阳。看到秦皇帝的威仪尊崇,谓然太息:“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无独有偶,当初项羽观秦皇帝时,亦谓梁父曰:“彼可取而代之也!”同样的意思,一个表达的是如此的曲折隐晦,一个却是那样的磊落率直。简单的一言之别,其实已经隐约注定了后来楚汉之争的结局。
  纵观楚汉相争,各个角度,刘邦都无法与项羽相争。力量上,项羽身高八尺力能扛鼎,刘邦瘦无缚鸡之力;项羽战无不胜,所当者靡,所克者服,刘却战多败绩;鸿门宴时,项羽兵四十万,皆虎狼之师,而刘军仅十万。从个人魅力上,项羽谦恭下士,仁而爱人,刘邦却动辄漫骂侮辱下属,反复无常。然而结局竟以刘邦的胜出而告终。
  因为刘邦是一个做事的人,而项羽只是一个人,性情中人。
  从感情上说,绝大多数国人都会倾向于项羽。鸿门宴中,他不忍杀掉刘邦,因为他重情谊,恨的范增大骂:“竖子不足与谋!”也不后悔。相争僵局中,项羽告诉刘邦,天下战乱多年,百姓生灵涂炭,全是因为你我两人而起,不如你我单枪匹马一决胜负,以免除苍生之苦。可狡险的刘邦根本懒得理他。项羽在抓到刘邦的父亲时,欲烹之,以逼刘邦投降。无赖的刘竟笑嘻嘻地说:“你我结义兄弟,我父亲就是你父亲呀!你若烹他,请分我一杯羹。”项羽竟真动了情,放了刘父。项羽在垓下与虞姬话别时,竟显英雄儿女情长之态,而刘邦在战败时,老父妻子俱皆不顾,独自落荒而逃。
  然而却以刘邦胜出而告终。他不是侠胆肝肠的忠义之辈,也不是多年后曹孟德那种雄才大略的一世枭雄。而竟是由他建立了汉室天下!他只计较成败,他是个做事的人。难怪其时有人感叹不已:“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项羽的悲壮在垓下之围时,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是一段千古流传的动人篇章。四面楚歌之时,霸王饮酒悲歌中,美人从容殉情。与仅有的二十六骑,仍能轻松突围汉军的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一声大喝,万军之中,仍能使敌军首领受惊,人马坠地。何等的英雄盖世!然而霸王虽仍是无敌的霸王,且在渡乌江而东,完全可以再立霸业时,却选择了挥剑自刎了!项羽在挥剑的一刻完成了对自己最后的塑造。他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错过了便不能再回头。
  当我每次为霸王别姬时的场景而扼腕唏嘘时,常想起那为了逃命,而弃妻子老父于不顾的刘邦。心里便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作为历史,刘邦是个成功者,作为一个人,他值得遗憾之处太多。而他建立的大汉王朝,对之后整个中华文明的影响,却又是极为的深远。这是否是历史一个尴尬的嘲讽?!
  项羽与刘邦千百年来,作为两种不同的男人,深深烙在国人心中。至今在芸芸众生中,依旧随处可以发现他们的影子。只是别姬后的霸王真的死了,刘邦的子孙却繁衍开来。
  四
楚汉之争往前追溯百年。**的战国出现了一位刺客荆轲。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与楚汉争霸一样,怕也是妇孺皆知。所不同的仅仅是,项羽是一位叱诧风云的大人物,而荆轲只是一小小刺客而已。史载,荆轲本卫人,好剑术,卫君不用,便游历列国。至燕。时燕国小势微,面对虎狼之秦,燕太子丹阴谋勇士刺杀秦王。燕长者田光举荐荆轲。太子丹待之优渥。后荆轲以献图为名见秦王。但刺击未成,遂身被杀。
  故事就这样的简单,一次失败的刺杀而已,历朝历代枚不可数。可是唯有这个简单的故事,千百年来给人的却是巨大的震撼。这是一个真实而复杂的勇士,一个崇高而悲壮的英雄。这里面涉及的众多人性命题:友谊、知己、感恩、勇敢。直至今日仍给人以怅然的谓叹。
  荆轲的周围充溢着悲壮的人物。
  长者田光在举荐完荆轲后,就因为太子丹的一句“国事,愿先生勿泄!”而含笑自杀以明志。太子丹明知面对虎狼强秦,燕国已如落日西山,却一定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荆轲明知入不测之强秦,必无归途,而从容前往,以报太子丹知己之恩。这一切无不弥漫着凄凉的悲壮。荆轲的故事,使人感慨的不仅是荆轲个人,而是他周围那种已是在不可挽的逆境中,却苦苦挣扎的人群。难怪后人有云: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荆轲本一市井之徒,太子丹为谋强秦,侍之恭谨,待之优渥。荆轲为感知己之恩,舍身刺秦。这种舍身,不是为了可笑的理想,不是受到“主义”的荼毒。而是纯粹为了友谊。这才是荆轲震撼千古的人格光辉。历来为理想为主义舍身者多矣!然其事皆不可闻。独有荆轲的故事却传了下来,一代又一代。
  当然荆轲的人格光辉,并不是简单的靠舍身报知己来完全体现。这里面有一个细节颇值得玩味。当太子宾客皆素服在易水边为荆轲饯行送别时,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悲壮的歌声中,在高渐离悲凉的击筑音中,荆轲迟迟没有动身。太子丹疑心了。“太子迟之,疑其改悔,乃复请曰:”日已尽矣,荆卿岂有意哉?丹请得先请秦舞阳。‘荆轲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竖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不知道荆轲在易水边等的朋友到底是谁,但为了这个小小的事情,他与太子丹之间已经出现了微妙的裂痕。这小小的不快,没有人敢说出谁对谁错。两个人都没有错,甚至两人都做到尽善尽美。然而裂痕还是产生了。荆轲的西行可以说是怀了很大的怨气的。既然知己都已暗露了对他的怀疑,他为报知己而去的信念,已急剧的黯淡了光辉。他已没有充足的理由西去刺秦。他可以不去,完全可以不去。但他还是去了。这已不再是简单的为了报知己之恩,而是为了更重要的承诺。因为他知道,一个男人,只要你作过承诺,不管当初的初衷后来是怎样的消退了它的颜色,你的承诺都要实现。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荆轲,一个刺客,一个男人。我厌恶后来的史家骚人把他与爱国、救国等大的情怀联系起来。他只是一个刺客,还远没有这样大的境界。他只是感恩太子丹的优待和信任,而自愿为其舍身。他的眼中没有天下纵横的概念,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对太子丹的情谊,和对承诺的信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对知己与承诺真实的理解,使其作为一个崇高人格魅力的真实男人形象,被人千古传诵。
  不能不说到高渐离。在这个知己友谊命题的故事里,主角太子丹与荆轲之间,反而有了遗憾的小小不快,更使人感叹不已的是荆轲与高渐离之间的友情。
  高渐离,燕市中善击筑者。荆轲到燕国的时候,与其交善。二人日日饮于燕市,酒酣时,高渐离击筑,荆轲歌和之,尽情处,相泣失声,旁若无人。何等放达,何等大气!在“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的易水边,高渐离为友人送别时的筑声,也是千百年来,最为沉重悲凉的声音。夹杂着对知己一去不返的悲哀,对壮士出发前的激励,对朋友的殷殷深情。
  然而荆轲终于失败死了,太子丹也死了,秦终于灭了燕国了。一切都已烟消云散了。本来故事早应该收场了,然而却出现了高渐离悲壮的一幕。高渐离以善击筑闻于秦王,秦王知其荆轲故旧,但爱其击筑之技,不忍杀之。挖掉他的双目,令其击筑。高渐离等日久秦王放松警惕,灌铅于筑中,猛击秦王,不中,被杀。高渐离筑击秦王时,他的脑子里想的一定不是灭亡的燕国,不是亡国的民众,不是事败惨死的太子丹。而是那曾经与其于燕市中饮酒酣歌、尽情相泣旁若无人的荆轲。
  后人陶潜有《咏荆轲》诗云: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一位为报知己,从容就死的英雄栩然现出。每每读起,心里潸然一片。一个男人若能得到另一个男人如此的相待,夫复何求?夫复何求?!
  五
我不知道历史能够给人的,是缅怀是慰籍是激励,还是逃避?从深远的年代中走来,只是感到慷慨激昂之后通身心的疲倦。这沉沉的疲倦夹杂着寂寞,蚕噬我干枯的思绪。
  夜已经很深,黯淡的月光模糊地拖出窗棂的影子。那天边的几颗残星,正在深秋的寒夜里做着瑟缩的梦。窗外的江边,孤零的野火早已熄灭。先辈的魂灵只是在暗夜江边的清风里,籍着微弱的火光,才现出古老率直的舞。随着火光渐渐地黯淡,一切复归于平寂。
  只有乌黑的江水依旧,江上的清风依旧。这样的夜,这样的江边,多少人来了又走了。曹孟德月下江上横槊赋诗,何等慨当以慷一世之雄!苏东坡饮于江上月下,面对清风明月,悟出“人与我皆无尽”的人生真义。百年前的沈从文除夕夜宿江边鸭围窠,心里涌出了那样苍凉博大的悲悯。而现在他们都走了。江边冷静而空寂了下来。太冷清了!没有人再愿意来。我们和古人隔绝的毕竟太久了!
  不知道我们已远离了古人远离了历史有多远,也不知道我们在后人的眼中将缔造什么样的历史。一路走来,不断的追求与遗失。我已经放弃了先人那刚辣的烈酒,而自己干瘦的躯体上却不相称的有了啤酒肚;已经习惯了逃避朋友的请求,漠然了对厌者的掐媚;也已经长时间的忘记了故乡与亲人。常感到寂寞,可是这寂寞却紧紧黏附,无可排遣。我终于回到到了梅镇,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古朴久远的年代。在梅镇这样的夜里,黑暗中枯坐的自己,忽然感到了一丝惶乱:自己多年来刻意追求的,在古人面前,竟全是虚妄?!
  手中的烟蒂在黑暗中划出灼亮的一道弧。妻细碎的鼾声均匀地传来,心里蓦然感到了充实。记得曾经有人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重要的是有爱你的人在你的身边。当初的霸王其实在别姬后的刹那已经死去,悲剧已经注定。其后的种种,只不过是为这悲剧作些无奈的掩饰,而已。
  静静的躺在妻的身边,望着她那慵倦的脸,埋藏着无限的风尘。偶尔现出昔日的灵动清幽,只是更让人伤感。我感到内疚。为了生活的奔波,已冷漠了她太久。也蓦然发现,她在我的心中竟还是那样的一种温馨,一种深沉。
  有了些迷乱。手探过睡梦中她的躯体,模糊中,她有些醒了。没有拒绝。只是慵懒地向边侧了身。这样地情景里,我竟忽然地想起了清初的大学者李b,因为在日记里有一句“昨夜与老妻敦伦一次”的坦白,竟被后人足足骂了三百年!黑暗中,我呜咽开来。我不知道这世上的人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妻立即醒来,抱着我抽噎的硕大的头颅在她的胸前。拍着我,轻轻哄着:“不要哭,不要哭。”
  良久,终于平静了下来。在妻的怀中,我沙哑地说:“明天我们回城去。”妻说:“好。”
  梅布衣2001/8/28
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人坐在乌黑的深夜,点燃一根烟。望着那指缝间袅娜升起的青尘,你会找到你自己,真的自己。
梅布衣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7, 00:00   第 2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眨眼

好久没有看到你的文字迹象,我好像已经遗忘了。有许多句我喜欢,**内心深处。
想起《封神演义》中总出现的一句:一道灵魂径往封神台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7, 00:00   第 3 楼
雷斯林
十年
 
雷斯林 的头像
 
帖子: 3,922
声望: 2924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注册日期: 2002-01-15
生气

疲倦,看了之后觉得深深的疲倦。
__________________
当离别的时刻钟声响起
让我回头看见你的笑脸
雷斯林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8, 00:00   第 4 楼
雷斯林
十年
 
雷斯林 的头像
 
帖子: 3,922
声望: 2924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注册日期: 2002-01-15
问题

再读三遍...
__________________
当离别的时刻钟声响起
让我回头看见你的笑脸
雷斯林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8, 00:00   第 5 楼
梅布衣
自我介绍一下
 
帖子: 29
声望: 68 梅布衣
注册日期: 2001-09-06
拇指朝下

我记得平凹先生在他年过五十岁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文章千古事,聊以自娱.
五十年悟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我是真的为他高兴了.不要把文章与救世济民的大道理联系在一起,文章的主要功能只是自娱而已.
可惜的是,平凹先生明白这个道理用去了他整整的五十年.一个人的大半辈子.
幸运的是,他在老去的时候,把这个道理告诉了我们这样的后生小子.
使我们的许多人可以活得更好一点.
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人坐在乌黑的深夜,点燃一根烟。望着那指缝间袅娜升起的青尘,你会找到你自己,真的自己。
梅布衣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9, 00:00   第 6 楼
楚枫
站长
 
楚枫 的头像
 
帖子: 6,074
声望: 4221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来自: Left brain & Right ventricles
注册日期: 2002-01-30
发送 ICQ 消息给 楚枫 发送 MSN 消息给 楚枫
难过

在这样一个深夜,再读这样一段深深的,历历的文字。
窗外是无尽的夜,我却指不出故乡的方向。



__________________
不是有光就会有希望,
不是有希望就会有力量,
奇迹也不过是徒然,
不变的只有那淡淡的,淡淡的忧伤...
楚枫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29, 00:00   第 7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竖拇指

指不出故乡的方向?楚枫,。。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30, 00:00   第 8 楼
兔子一样思考
活党
 
兔子一样思考 的头像
 
帖子: 1,684
声望: 1448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兔子一样思考
注册日期: 2002-04-03
发送 ICQ 消息给 兔子一样思考 发送 MSN 消息给 兔子一样思考
拇指朝下

什么时候再开一个书坛?
很多时候读书,却读了后没人交流,憋着,很郁闷。
很多时候想知道一些事情,却无从下手无从问。
就在书坛说一说大家最近看得书,感触很深得书……
兔子一样思考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30, 00:00   第 9 楼
雷斯林
十年
 
雷斯林 的头像
 
帖子: 3,922
声望: 2924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雷斯林
注册日期: 2002-01-15
引用:
以下是引用兔子一样思考在2002-7-30 11:39:29的发言:
什么时候再开一个书坛?
很多时候读书,却读了后没人交流,憋着,很郁闷。
很多时候想知道一些事情,却无从下手无从问。
就在书坛说一说大家最近看得书,感触很深得书……
去生活论坛
__________________
当离别的时刻钟声响起
让我回头看见你的笑脸
雷斯林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2-07-31, 00:00   第 10 楼
楚枫
站长
 
楚枫 的头像
 
帖子: 6,074
声望: 4221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楚枫
来自: Left brain & Right ventricles
注册日期: 2002-01-30
发送 ICQ 消息给 楚枫 发送 MSN 消息给 楚枫
引用:
以下是引用伽蓝在2002-7-29 9:57:42的发言:
指不出故乡的方向?楚枫,。。
又是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虽然老爸老妈常来打住,但终归想念那蜿蜒的堤,堤外郁郁葱葱的芦苇,芦苇那边的小时候认为没有边的大水,水上打渔准点放网收网的小舟,舟上悠悠的童年。。。
“明天我们回乡去。”

__________________
不是有光就会有希望,
不是有希望就会有力量,
奇迹也不过是徒然,
不变的只有那淡淡的,淡淡的忧伤...
楚枫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5-10-09, 17:01   第 11 楼
小红艳
及朱
 
小红艳 的头像
 
帖子: 1,973
声望: 1627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小红艳
注册日期: 2003-03-05
默认 回复: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顶,嘿嘿嘿
好贴啊~
__________________
我憋
小红艳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5-10-09, 20:42   第 12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梅布衣回安徽老家了,不写字了。不过人还是那样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5-11-03, 20:45   第 13 楼
candy
版主
折腾
 
帖子: 483
声望: 560 candy candy candy candy candy candy
注册日期: 2002-11-05
默认 回复: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好文!
活得更好一点
__________________
====== Things fall down | People look up ====
======= When it rains | It pours ==========
candy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5-11-04, 15:29   第 14 楼
岗莱
新人不懂事
自我介绍一下
 
岗莱 的头像
 
帖子: 6
声望: 10 岗莱
来自: 云南红河
注册日期: 2005-10-12
默认 回复: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人都是这样的吗?让我这样的小子都感到很害怕了,老师说了:"男人四十了,才应该好好的看看<红楼梦>,现在的你们应该好好读书" 现在读了这个大哥文字,真的一种悲凉冲上了脊背
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我有问题的话,可以向大家请教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推迟,感谢.
但是大恩是不言谢的吗?
希望你教我的是小恩哦,那样我才好感谢您!!!
岗莱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7-12-03, 17:30   第 15 楼
随便
 
随便 的头像
 
帖子: 153
声望: 10 随便
来自: 重庆
注册日期: 2007-08-15
默认 回复: 以前的一段小文字拿来聊以自娱

看这文字也想起来我的故乡,一个嘉陵江边的小镇。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随便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3:37.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21, vBulletin Solution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