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  

返回   伽蓝 > 艺术分坛 > 画画

画画: 可以聊聊美术方面的东西,还有各种相关行业

回复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09-08-29, 18:32   第 1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陈丹青:退步集 ——摘录和读后感

之前不看陈丹青,原因同于《退步集》中陈的一句话, 他有一个西 藏的朋友说就是因为他,现在那么多的美院学生跑去西 藏画西 藏。
而大部分人抵触的他的“狂”我倒不反对,不狂还做艺术家?

前几次在“锵锵三人行”看到陈丹青,说话非常有意思。慢慢地开始注意。洗牌上次说到了,于是打开了新浪读书,来看退步集。

摘:
编辑的电传还说:即使现在,也有人不断在对《**组画》做解读。不见得吧,要真是那样,我该怎样解读这“不断的解读”?那是我的“声名”还是“我自己”?关于那些画,倒是四川美院一位学生说得最痛快。他生长在拉萨,与我老交情,看到后来一拨拨画家跑去画**,他脱口而出:打倒陈丹青!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873_19523.html

此帖于 2009-08-29 18:57 被 伽蓝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08-29, 18:52   第 2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陈丹青:退步集 ——摘录和读后感

今天兔子跟我聊,说你从小就喜欢做手工。我小时候倒没特别注意我是不是喜欢做手工,好像那时都做,妈妈也常常要我做。我好像也喜欢做。但没想是不是“喜欢”。但我有意识的倒是喜欢学画画,着迷程度超过音乐和手工或者其他东西(我喜欢的东西实在太多,例如围棋、球、棋等),而后来也一直因为老爸不让我学画画(或者是周围没条件学画画)而耿耿于怀了数年。我似乎也没什么途经了解关于画画的事。直到我进了南艺。
进了南艺,我简直疯了,我发现我一不小心借助了学音乐的借口突然跑进了一个让我目不暇给的宝库。我在教师阅览室里临摹简直就是个小贼的心理,一边画一边怕人家把我赶出去。每次都是忐忑不安并且匆匆忙忙地画的。而音乐系的人是不能进美术系阅览室的,尤其是教师阅览室,我之所以被网开一面,完全是第一学期啃掉了2本阅览证,赢得了图书馆人的好感罢了,从此在图书馆里没有对我关着的门。我用这个办法打通了学校的几乎所有的门。
虽然我跑遍了美术系工艺系甚至我们学校每个角落,我还是不会画画,没手段。附中毕业的时候,我问了我大哥他们,甚至范建荣还在篮球场旁边跟我长谈了一次。说服我不要转系。
99年,我开始做自己乱七八糟的手工了,也放在网上卖了。大哥来过一次深圳,看了我做的东西,我挑了我最喜欢的浮雕鱼1号送给他,就是一块绣了的麻布,什么也没有。他说我做这行,比他们适合,幸好当年没去转系。如果转了,估计就跟他们一样做不了。

最近因为不高风说了一句,你的画我都要。我愣了。我还没正式画过画。我真不会画画。

我看陈丹青里有这么一段,他说他去看画展喜欢看早期作品,因为作品里真。这句话真的鼓励了我。那天我改了一个qq签名后,当天夜里睡不着就爬起来用铅笔画了一个草图。我取名“gabriel的离去”。

我要开始画画了。即便不会。

此帖于 2009-08-29 19:09 被 伽蓝 编辑.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08-29, 19:44   第 3 楼
伽蓝手工客服
 
帖子: 1,576
声望: 10 伽蓝手工客服
注册日期: 2006-10-16
默认 回复: 陈丹青:退步集 ——摘录和读后感

天性和才能是挡不住的

连载:退步集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陈丹青

——2002年在“美术同盟”与艺术青年网上交谈

  【注 这是我头一次与“虫二”、“豆子”、“无脚鸟”……之类网上青年对话,以下抄录这次交谈的广告词:“今年初,‘美术同盟’转载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陈丹青痛陈英语考试弊端的长文《我们上百年文化命运天灾人祸的总报应》,反响强烈。应网友要求,本网站请陈丹青与大家作网上交谈。”交谈过后,网站站主赏我一枝烟,另送一枚黑皮包 ,回家装上电脑,用到现在。 】
  陈丹青:大家好。
  大海:我想听听您对中国教育体制的看法。
  陈丹青:能问得更具体一点吗?
  虫二:学好外语就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陈丹青:我针对的是外语考试制度,不是外语。
  guest:有人说中国的教育是不完全的,中国学艺术的学生多数比较没文化。您怎么看这些?
  陈丹青:是我们的历史断层和教育制度使艺术学生“没文化”。
  外语考试制的制定者将“外语”等同“文化”,就说明他根本没文化,可他们还说学生没文化。
  hippies:艺术界就是名利场?您怎么看?我涉世未深,能给点意见吗?谢谢。
  陈丹青:何止艺术,人生就是名利场。
  guest:你觉得懂两种语言是不是更好?我觉得懂一种外语就可以了。
  陈丹青:您懂中文么?我连中文都不敢说懂。
  鲍栋:你觉得美术教育的种种问题和大的体制有关系吗?
  陈丹青:当然,所有事情背后都站着体制。
  鲍栋:你一个人能做什么呢?你正在做什么事情来改变这一切?
  陈丹青:我什么都做不了,更不能改变任何事情。我能做的就是空口说话,只剩下这点说话的权利。制度会埋没人,也会使人坚强,靠自己奋斗,别指望其他。
  阿波:陈老师,你和丁方在80年代都是风云人物,可我现在更喜欢丁方,他没有你这样的张扬,我感觉你是在作秀。
  陈丹青:谢谢。我此刻是在“作秀”。
  玄玄色:陈老师,你怎样看待现在的行为艺术?
  陈丹青:让它发生,谁愿意做就让他去做,只要不犯法。
  一杯凉水:你觉得行为艺术可以听之任之吗?
  陈丹青:我没有权力说“听之任之”这样的话,我不是政府官员。
  豆子:你认同行为艺术吗?
  陈丹青:我认同所有艺术。我很早就认识台湾的行为艺术家谢德庆,很佩服他,二十多年前他就做,做得很诚恳,现在的大陆行为艺术家受到他影响。
  豆子:行为艺术形式的新颖让我感动,他太棒了!我们需要 “个性”的艺术!!!
  陈丹青:对!
  小张:在西方艺术院校里有像中国美术院校里的帮派之争吗?
  陈丹青:有人的地方都会有帮派之争。
  林莹:有些行为艺术很血腥,你是怎么看的?
  陈丹青:“**”时期的血腥,如今社会上的种种罪恶,比行为艺术不知要血腥多少。你到公安局去看看档案照片!还有录像呢。
  一杯凉水:但是行为艺术的血腥跟犯罪的血腥是不一样的,一种是犯罪一种是艺术,你觉不觉得有些行为艺术是对人们的一种误导?
  陈丹青:对,是不一样,但在行为艺术之外,太多事物正在误导我们,行为艺术只是一个很小的圈子。
  suntao:行为艺术很好,因为能提供很多的可能性不是很好吗?我们太贫饥了!不是吗!
  陈丹青:完全同意。
  玄玄色:有时觉得行为艺术很残忍。你是怎么看待的?
  陈丹青:远不及外语考试制度残忍。行为艺术摧残一个死婴,教育制度摧残多少活人?!
  烹云煮石:有人说行为艺术是西方对本土的文化侵略,你怎么看?
  陈丹青:至少有一万件西方的事情正在对我们进行“文化侵略”,都是我们请人家进来“侵略”的,或者说,我们“自我殖民”, 其中一项就是人文学科的外语考试。
  suntao:“文化大革命”在一些领域还在继续!我是这样认为的 !
  陈丹青:没错!“**”是我们的集体人格,集体遗传。
  豆子:有界内人说,中国的艺术教育太古板,你认为呢?
  陈丹青:对。光是古板也没关系,中国艺术教育太自作聪明。
  挡车之螳:作为一个艺术家,您觉得是什么成就了您?
  陈丹青:干活,保持做。但不要想什么“成就”。
  小张:您怎样看中国美术教育与当下大艺术环境的脱节问题? 请回答。
  陈丹青:是很脱节,但还是有很多有意思的人会冒出来,天性和才能是挡不住的。
  林莹:你刚刚说过“文化大革命”也是血腥的,但是那已经发生了,无法避免,现在的行为艺术还是一个小范围,何不制止呢?你是怎么看的?
  陈丹青:我没有资格制止任何艺术。艺术如果冒出来,制止没用。除了样板戏,“**”制止一切艺术,现在呢,一切又冒了出来,还多了一个“行为艺术”。
  无脚鸟:我觉得在现在这种状况下,真诚是判断艺术品的关键标准,你呢?
陈丹青:能对自己真诚就好。
  豆子:你喜欢毕加索吗?你觉得现在是你玩艺术还是艺术玩你 ?
  陈丹青:彼此玩。没有一样东西只是你玩他,玩久了,它肯定掉头来玩你。
  q:用综合大学的模式管理艺术学院是悲哀的吗?
  陈丹青:我不懂管理模式。良好的管理是必需的,但不要成为模式。我们的体制只是在“管”,没“理”顺。
  无脚鸟:现在对自己真诚的人很难混进艺术圈吧?
  陈丹青:艺术圈里有真诚的人,只是越来越少了。
  iqeqverylow:但是我觉得目前这种教育体制能出好的教师吗? 我就是一个美术师范生,我和我的同学都很迷茫,一方面要学很多与美术无关的东西,专业却又只是学到表面的,并没有太多思想上的内容,我们该怎么做?
  陈丹青:制度是一个方面,如果你想当一个好教师,你会当一个好教师,看你想不想当。前面已经说了:靠自己。自己努力。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豆子:谢谢你回国,但更希望你能为中国的艺术教育改革做出贡献!能否让我们更自由!
  陈丹青:我做不出任何贡献。不要讨自由,没有人能给你自由,只有靠自己。
  cheetah:您得罪很多人了似乎,那么回国是不是为了得罪他们来了?
  陈丹青: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会被得罪的。谢谢您提醒。
  哲:我想问一下,陈老师,你觉得现今的中国艺术状态是否正常,如今形形色色的艺术门类在中国是否有生命力,他们真的适合我们的国情吗?谢谢。
  陈丹青:艺术状态?我只能问我自己的艺术状态。你很难定义哪种艺术在哪个阶段适应国情。我们的国情没这么窄吧?
  tomfeitomfei:我自己感觉中国的艺术家像是啤酒杯里的泡沫,只能浮现一时。您是否认为?
  陈丹青:绝大多数艺术都是泡沫。有点泡沫很好呀,没有泡沫的啤酒没人喝。
  大愚:中国艺术家在国外的遭遇如何?
  陈丹青:各人有各人的遭遇,性格不同遭遇不同。
  iqeqverylow:那陈老师,你觉得现在的行为艺术和前几年红火的摇滚有没有相同之处啊?
  陈丹青:有关系,有相同之处。行为艺术也好,摇滚也好,都是本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现在发生了。
  挡车之螳:陈老师,您是我的长者,我斗胆问一句,艺术中的想像,与生活中的现实,曾给您带来过反差吗?或者说是其他一些思想上的变化吗?
  陈丹青:斗胆回答:虽然我不太懂这个问题,但我自己经常有反差,有变化。
  andy:艺术是时尚的吗?
  陈丹青:是,可以这么说。现代艺术是一种时尚。
  林莹:你会尝试新的风格吗?
  陈丹青:也许会吧,风格不是尝试出来的。风格要看你是怎样一个人。
  ddd:好像你提了很多体制的问题。
  陈丹青:对,体制挡道嘛。
  刘德麻:技术重要吗?
  陈丹青:重要,问题是你拿技术去做什么?
  刘德麻:技术重要还是思想重要?
  陈丹青:好的技术里已经有思想,好的思想也需要好技术。
  11:我想问您画画的有必要了解哲学方面的知识吗?
  陈丹青:应该读哲学,问题是哪种哲学,绝大多数哲学著作我看不懂。生活里充满哲学。
  豆子:你觉得现在的你受束缚吗?
  陈丹青:有点受束缚,也替学生受束缚。
  dazhi:你对女性画家的看法如何?
  陈丹青:您是指哪位?现在的女孩子比男孩子画得好,用心,有慧心。
  艺术疯子:你认为在中国人学油画的意义何在?
  陈丹青:人生“意义何在”?
  豆子:你觉得做艺术苦吗?
  陈丹青:也苦也乐。别的事更苦,比如整天坐在电梯里给人开电梯。
  joanna:我觉得有些方面国内不可能提供很好的环境。
  陈丹青: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提供很好的环境。我最好的画都是在很糟糕的环境下画出来的。
  guest:你怎么看那些不懂艺术的人,你觉得他们活得悲哀吗?
  陈丹青:不悲哀。不懂艺术的人也许替我们悲哀呢,他们想:瞧这帮傻×。
  kkkkkk:要做你的博士生有何要求?你认为画画的需要博士的头衔吗?
  陈丹青:我没有什么要求,现在博士生的要求,都是教育部定的,我对学生的要求就是这个人要真率。
  tomfeitomfei:陈老师,您有没有想过把幽默放到艺术里面?
  陈丹青:幽默是一种品德。
  guest:不疯掉的能算是艺术家吗?
  陈丹青:能啊,当然能,艺术不是疯狂。不然疯人院就是艺术学院。
  豆子:作为你来讲,你想带怎样的博士生(抛开社会因素)?
  陈丹青:我想带瞧不起博士的博士生。
  11:我觉得现在的人把凡·高神化了,您觉得呢?
  陈丹青:人需要神话。
  克雷:您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啊?
  陈丹青:发呆。
  tomfeitomfei:你对学生的要求看起来不是很高?你不看重画技和想像力啊?
陈丹青:真率是很高的要求。真率是品德。
  iqeqverylow:我们现在有的同学不看重艺术史,您觉得有什么不妥?
  陈丹青:有些人不看重,那就不看重吧,我没办法。不看重他会吃亏。不过很多看重艺术史的人也吃亏,吃艺术史的亏。
  天使的忧郁:可是谢红军如果不是遇到你,在国家的要求下混得很惨的,可是您个人的力量还是不够的,您是否应该联合大多数真正搞艺术的人为艺术界多做点事情?
  陈丹青:不要联合人。每个人自己好好做,一点一点做,不要去改变什么,能改变自己就很好。
  太一:无神论阉掉了国人的灵魂!您怎么看?
  陈丹青:但是生出了十三亿人口。
  dazhi:现在在中国许多学院气氛很压抑,你怎么看?
  陈丹青:美国的问题是学院气氛太自由,怎么办?很多美国青少年自杀。
  tomfeitomfei:改变自己来适应社会?你认为自由是什么?自由是叛逆还是适应?
  陈丹青:有些事情要叛逆,有些事情要适应。比如,叛逆自己,适应自己。大家都能这样,社会就有品质。
  克雷:您能解释一下傻×的含义吗?
  陈丹青:我坐在这儿说话就是傻×。
  刘德麻:您怎样看学院派?
  陈丹青:总得有个学院,不管怎样,学院还是出了不少人。别把学院太当真就是。
  天使的忧郁:我是个师范生,却他妈一心要搞艺术,但是发现目前不考研简直没法有出路了,但我的英语很差,如果我考不上,您认为我该如何继续呢?英语的关卡有可能撤销吗?有些人靠英语而不是靠画挤进艺术圈,却不去做翻译,你是否认为他们很无耻呢!搞艺术很痛苦,有人在痛苦中穷尽一生,你又作何感想?你觉得你是否也有痛苦,抑或是觉得幸运!
  陈丹青:你一心想搞他妈艺术,就他妈一心去搞艺术,你要准备好在“痛苦中穷尽一生”,这是你的选择,不然赶紧选择别的事情,但做别的事情也会在“痛苦中穷尽一生”——以我的经验,艺术会偿报痛苦。
  游子:你认为美国是艺术天堂吗?
  陈丹青:是,因为在那个天堂里,艺术家可以说那是个地狱。
  lf:有文章说你是一个“矛盾的杂多体”,你怎么看?
  陈丹青:我嫌自己不够矛盾,不够杂多。
  guest7477547:陈老师,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很荒谬。
  陈丹青:生命就是荒谬的。知道这一点,可能少一点荒谬。
  游子:你认为艺术真实吗?
  陈丹青:艺术是假的,它在骗你,但它比生活真实。
  糊涂先生:我想在中国办一所著名的现代化的艺术学院,但不知从何下手,很想借此机会请陈先生指点指点。谢谢!
  陈丹青:就叫“糊涂美术学院”好吗?
  游子:你说你天天在搞假的东西吗?
  陈丹青:对呀,我用油画画一本书,其实那不过是油画颜料。
  豆子:你喜欢女人吗?艺术家都喜欢。
  陈丹青:喜欢,当然喜欢。
  555:中国当代女国画家,您最欣赏的是徐乐乐吗?
  陈丹青:我欣赏她,她很率真。她到一个展览会,立刻弯下腰在价目标签上数“个、十、百、千、万”。数得很认真。她看见好画会放声大叫,好像有人打她。
  tomfeitomfei:您对同性恋怎么看?为什么不喜欢男人?
  陈丹青:当然喜欢,我有一大群男哥们儿。我在美国还有不少同性恋朋友,我帮他们设计同性恋酒吧,参加他们的大游行。
  liuchun:你为什么不做一个职业艺术家?
  陈丹青:二十年前我就做职业艺术家,比圆明园的哥们儿资历深。
  哲:你喜欢贾柯梅第的画吗?
  陈丹青:他的雕塑好。他的素描看多了不喜欢。很容易学,那种素描,道理也很容易讲。他是从塞尚那里来的,塞尚多耐看,非常“生”。
  555:记得90年代初,南艺曾有学生因画***题材被开除,您怎么不怕?
  陈丹青:现在已经21世纪了。
  su:您觉得钟飚怎么样
  陈丹青:喜欢,一开始就很喜欢。
  cat:您觉得申玲怎么样?
  陈丹青:申玲好玩。我见过她和她男人拌嘴,急哭了,又笑起来。
  liuchun:丹青,你应该搬到宋庄去,和那帮小爷们儿喝酒、泡妞,我想你还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陈丹青:我酒量不行,喝点葡萄酒还行。纽约就是巨大的宋庄。
  su:您从前,比如说从小就觉得自己很有美术天赋吗?
  陈丹青:对,我想我要做个画家,很小就这样想。我爸爸一直夸我画得好。这很要紧,我们要夸一个孩子,不要老指责他。很多孩子从小就给骂傻了。
  guest7477547:您喜欢20世纪的哪个哲学家?
  陈丹青:本雅明,罗兰·巴特,但他俩都不认为自己是哲学家。
  11:您对现在美院的扩招有什么看法?
  陈丹青:会有报应的。
  omfeitomfei: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幅?
  陈丹青:说不上来,现在最满意的画都是我十几岁时画的。不过我要是后来不画那么多画,小时候的画就毫无价值。
su:我们这边一听说学纯艺术就跟要自杀似的。
  陈丹青:搞纯艺术就是找死。死里求生。
  豆子:搞艺术的文凭重要吗?为什么用人单位会选择文凭优先 ?
  陈丹青:文凭是为了混饭,跟艺术有什么关系?单位用人要文凭,因为单位的第一要义是平庸。文凭是平庸的保证。他们绝对不会要凡·高。
  dazhi:你认为基础的衡量标准是什么?
  陈丹青:你得常识健全,常识健全就是基础。素描不是基础,现在的素描教学是反常识的。
  tomfeitomfei:您说您最满意的画都是小时候画的,您不觉得那个时候画的内涵不够?
  陈丹青:它有另一种内涵。
  555:请问您对前途充满信心吗?
  陈丹青:能活下去就很好。
  呵呵:如果让你当官,愿意吗?
  陈丹青:不要!太累了。“呵呵!”
  dazhi:“常识”指的是……?您能讲明确点吗?
  陈丹青:比方说,做一件事要有决心、耐心、恒心……
  su:您认为素描不重要么?
  陈丹青:什么都很重要,但你要说素描最重要,那就不对。一棵树,你能说哪根树枝,哪片树叶最重要吗?
  guest:你在成名前有没有尝试过失败的滋味?
  陈丹青:我总是在尝试失败的滋味。我批评教育体制,开口就注定失败。没关系,失败很好,你扛得住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
伽蓝手工客服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09-08-30, 15:42   第 4 楼
伽蓝
站长
死党
 
伽蓝 的头像
 
帖子: 26,516
声望: 14606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伽蓝
注册日期: 2001-09-02
默认 回复: 陈丹青:退步集 ——摘录和读后感

看到《给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辞职报告(2)》这段,心都凉了
__________________
Kind Regards
伽蓝 www.samgharama.com
伽蓝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2010-03-03, 15:46   第 5 楼
rockman
版主
 
帖子: 1,530
声望: 1378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rockman
注册日期: 2001-12-25
默认 回复: 陈丹青:退步集 ——摘录和读后感

美院的教育制度毁了多少人,回头看来,我被美院毁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是我自己争取的
__________________
随风在飘摇啊摇
来到你的面前绕
rockman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0 位会员和 1 位游客)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论坛规则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主师
不可以回复帖子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论坛启用 v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图标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 08:50.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3.8.7
Copyright ©2000 - 2020, vBulletin Solutions, Inc.